雷速体育直播-
 |  没有评论

雷速体育直播-

LPGA新人帕蒂

  北京时间3月24日,帕蒂(Patty Tavatanakit)的世界与别人一样,在超现实中放缓下来。

  七个星期之前,LPGA新人飞往澳大利亚,连续参加了两站比赛,非常开心高尔夫带着她去到异域,也让她品尝到了新生活的悸动。

  “我喜欢那种生活方式,” 帕蒂说,“我热爱这份工作。”

  可是眨眼之间,她发现自己穿行在一片让人无法开心的奇怪梦境中。洛杉矶,她离开泰国到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上学之后的第二故乡,现在街道一片空荡荡。

  “这里好像鬼城,”她谈到上个星期在城市中穿行时说,“感觉好像《行尸走肉》(The Walking Dead)中的剧情。没有交通,餐厅关门,只能外卖。

  “这是一种瘆人的感觉。”

  在世界暂停,九场LPGA比赛因为新冠病毒的疫情停摆的时候,职业层面上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,而19名新人的情况尤其严重,因为她们需要尽可能多的比赛场次才能让自己的生涯启动起来。

  她们的运动项目已经搁浅,现在只能等待,因为她们理解这里存在更大的担忧,每个人的生活都暗藏风险。

  “看到疫情发展,真的感到很恐怖,”佐治亚大学前尖子生吉莉安-霍利斯(Jillian Hollis)说,“可看到每个人做正确的事情,保持健康,又感到开心。”

  这是一年级同学面对的共同主题:看着世界的重心如此迅猛地发生改变。

  “仍旧很难摸清正在发生的所有事情,可是我们真的无能为力,”斯坦福大学前明星、瑞士选手阿尔贝-巴伦苏埃拉(Albane Valenzuela)说,“这里有许多事情重要过体育。我们必须要接受现实,找到保持健康的办法。”

  没有人确定LPGA什么时候再次开始,新人们心中的焦虑感肯定在累积,因为她们希望得到尽可能多的机会保住参赛卡。

  19名新人之中有7人一场没有打,4人只打了一场。当赛季重启的时候,机会也许会快速缩水。

  因为有这么多赛事取消和推迟,老将们肯定会报名参加她们通常没有打过的比赛。这势必挤掉新人们的机会,因为她们的参赛资格排序更低。

  事实上,沃维克奠基人杯在推迟之前便是这样一个情况。世界排名前10位之中有9人承诺参赛。

  “我们非常激动,”奠基人杯赛事总监斯科特-伍德(Scott Wood)说,“我们清楚,一旦泰国、新加坡和中国的比赛取消,我们的阵容会比通常情况下更强,因为球员需要休息一个月时间。”

  一旦LPGA赛季恢复,所有明星球员都迫切想比赛。

  “今年开始的时候我们会得到多少场比赛的参赛资格?” 帕蒂说,“我想保住自己的参赛卡,那让人压力很大。”

  帕蒂和吉莉安-霍利斯在新人球员中的排名较高,因为她们通过赛美特拉巡回赛奖金前十拿到参赛资格。本赛季,她们参加上了前四站比赛中的三站。而阿尔贝-巴伦苏埃拉凭借Q系列赛的排名也参加了同样多场赛事。

  可是那些处于排序后边的新人,她们一定会更加惴惴不安。

  一年前,第一次资格重排出现在五月中旬,也就是金斯米尔举行的纯丝锦标赛之后。这个赛季,非常有可能到那个时候,一些新人连一场比赛也没有参加上。而这还是赛事如期归来的情况下,而当前的局势看上去越来越不可能。

  当然,资格重排是LPGA必须做出改变的东西之一。

  “这肯定会影响我的短期目标,” 吉莉安-霍利斯说,“参加上奥运会是我的目标。可是作为一个新人要在短时间内要实现,任务肯定艰巨。现在,我甚至不知道怎么获取奥运会的资格。”

  截至目前为止,奥运会的遴选期仍旧没有改变,女子的参赛名单计划在6月29日出炉,不过国际奥委会已经承认存在推迟奥运会的可能。奥运会的高尔夫参赛名单由世界排名确定。

  国际奥委会决定在4个星期之内决定2020年夏季奥运会的命运。

  阿尔贝-巴伦苏埃拉目前在奥运会高尔夫排名上位于第60位,也就是拥有最后一个席位。她不确定自己有多少参赛机会改善这个排名,又或者说别人是否有机会超越她。

  “我的目标是获得奥运会资格,” 阿尔贝-巴伦苏埃拉说,“这是我决定转为职业选手的原因之一。我知道很难获得资格,可是如果我参加足够多场次,然后晋一些级,我的机会还是很好的。这肯定是余下来赛季我思考的事情,希望未来仍旧有这样一个机会。”

  帕蒂希望能代表泰国参加奥运会,另外是打上今年夏天的UL国际皇冠杯。

  “作为一名新人,我希望打响自己的名气,努力打入这些赛事,”她说,“真的很郁闷,因为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做到。”

  美国女子公开赛,美国女子PGA锦标赛、依云锦标赛、英国女子公开赛和全日空锦标赛也有问题。这些受影响的大满贯,资格确定是一个棘手的问题。

  全日空锦标赛的比赛日期已经从四月份迁移到了9月10日至13日。

  “我真的希望打所有大满贯,” 帕蒂说。

  霍利斯热切盼望今年春天第一次打全日空锦标赛。如果是四月份的日程,她已经获得了参赛资格。

  “我真的十分期待,可是当我想到:‘人们都健康吗?球迷都健康吗?’真的不好受,”她说,“截至目前为止,我很开心几乎所有人都决定推迟体育赛事,阻止大型聚会,花时间自我隔离,不传播疾病。”

  在这样休赛季,还有钱方面的担忧。新人与老将一样都无法获得LPGA相关的收入。然而老将可以靠广告代言费,而新人这方面很难得到,即使有,代言费也不高。

  “非常幸运,我有两个非常好的赞助商‘怪兽高能饮料’(Monster Energy)和‘前进保险’(Progressive Insurance),” 霍利斯说,“他们一直非常支持我。他们肯定帮助我很多,经济上,还有心理上。”

  霍利斯表示自己的协议并没有附带最小场次要求。她希望那些合同中有这样条款的球员,赞助商应该考虑到新冠病毒制造的特殊情况。

  霍利斯现在则充分利用这段休息时间磨砺自己的技术。

  “所有一切你都要保持很好的心态,”她说,“我对事情都很积极。我为那些受到最严厉影响的人们祈祷。”

  可以肯定,从来还没有一个LPGA新人在探索未知领域的时候,遇到过这样前所未有的困境。而随着一场场比赛推迟或者失去,不确定性还将持续增加。

  (小风)